大學初心 只在育人

2018-01-08 14:46:30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楊斌

今天的大學承擔著越來越多的使命和責任,延伸到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化創新傳承,或者國際合作交流,但究其根本,育人才是大學的初心、本質。

大學正從大眾化走向普及化,在你身邊滿是受過大學教育的人,影響力大的人群中更多,因而,大學教育在人性面的表現、追求、成效,直接影響到整個社會的人性走向。大學的人性面會直接影響到整個社會的人性底色。

大學可以說是過去1000年當中人類最有意義的一個創造。頭900年,大學的發展一直處于緩慢狀態;而近100年來,一直是在高歌猛進,熱火朝天。然而,在這種蓬勃中,大學的人性面卻漸行漸“冷”。

“冷”的原因是什么?我認為是工業社會極為看重且盡力追求的“效率”,效率導向成為大學設計、組織、運行管理的不二法則。試想,在知識、能力、價值等諸多大學所追求的成效當中,哪一個最抓得住?哪一個最可定量、可衡量?哪一個最易轉化為商品進行交換?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是其中最可以定量化的知識點。于是,課程成了知識交換的單位,學分成了知識交換的基本量。所以,唯知識傳授具有商業價值、商品價值,也使得那些不能被衡量,難以被評價的人性面變得不被人重視。

大學的人性面因其隱形所以難以衡量,從而難以管理。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是,決定某件事我們是不是追求它,是看我們是否能把它定量化,不能定量化則管理難度增加,也因此容易被忽略,很難站到舞臺的中央。

其實,大學的人性面并不復雜,它有賴于人與人的有機互動。如果用最簡單的描繪來說,就是人文關懷、高人情味接觸,這是大學人性面的基本呈現。交情交心是大學中人性面的基本狀態,而非交道交代。我經常和我的同事以及學生們分享:我們怎么教比我們教什么更重要,所以,教的方式對人性的抑或揚,極為重要。

大學的人性面來自于人與人之間,特別是師生之間有溫度、有質量的互動。可是,今天有的大學教師將自己更多地看作是一個專業人士或者專業知識分子,較少將自己看作是一個道德角色,他們應該是一個道德上的楷模。當這個老師所傳授的知識與他的行為和品格相悖,這實際上在進行著一種反教育,并且這種反教育“極其有效”。

清華大學原校長梅貽琦曾說,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我想不僅僅是“有大師”。大師,不該是花名冊上的大師,不該是新聞中才出現的大師,而是要跟學生之間展開有溫度、有質量的互動的人。讓他們參與的那些互動,深刻地影響到學生們的人生,這樣的教師才能真正算是學校的大師。

即使說到精細化的管理,也有偏頗。今天的設計,多在于課程設計和培養方案設計,不足的在于其中非課程部分的設計和實施。提高學生的領導力、提高學生的全球勝任力,這些恐怕不是大學某一個學科的教師能完成的,也不是大學中偏重管理的行政職員在其運行工作當中就能完成的。那么,誰更適合來做這件事情?可以預判,將來大學當中會需要更多的著重于、擅長于能力提升、素質培養的有經驗的專業“教練”。

我在思考,今天流行的以慕課為代表的,或者以課程為核心的諸多高技術助力下的教育模式,由于其程式化的傳播方式、偏重知識、傳授的單向性和內容的標準化,到底是在促進著高人情味接觸,豐富著高人情味接觸,還是在削弱著人性面?作為機器的載體,是否也“機器化”著使用它的人們?這個問題希望教育技術創新者、引領者們認真思考。

現在很多教育創新,特別是商業和技術驅動下的教育創新,多數集中在以課程為主的部分,而非課程的部分,體驗性的部分,人性面的部分,機會極大、空間極大,從長遠來看,價值極大。你要不要一起來努力,點燃這把火?

(作者:楊斌,系清華大學副校長,本文摘自作者在GES2017未來教育大會上的演講,有刪改)


責任編輯:陸蕓
微博關注上海教育新聞網
更多>>

圖說教育

主辦單位:上海教育報刊總社
广东福利彩票开奖结果